淡淡的年味(顾原锋)

时间:2016-01-11 15:34:40 来源:本站

◇顾原锋


时光荏苒,往事被凉风吹散,钟表周而复始的转动,又送走了360多个或喜或忧的记忆过往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,蹉跎岁月再次斑驳成荫,注视着墙上即将“脱光”的挂历,心中总是饱含几多感慨、几多幽思、几多期许,“身未老、心先衰”,总觉得有太多的事情还没有做完,日子如狼撵一般跳跃前进,青春无暇顾及,梦想几度搁浅,沿途的风景还未来得及回味,就要重新面对下一个轮回,这本培养了一年感情的挂历,恍惚之间又关上了2015年的最后一道门坎,新年总是守候在它固定的节点与人们邂逅。


今年是个罕见的暖冬,当春风披着北国的雾霜、顶着南粤的花蕾悄悄降临的时候,春节也悄无声息地跟着到来了。人生如梦,笑靥如花,年龄越大,越发感觉时光流失的急促,激情岁月,日子稍纵即逝,让我不禁感慨“时间都去哪了?”,就像小沈阳说的“眼睛一睁一闭,一天又过去了”,留给自己的是满脸的沧桑和不堪回首的记忆。由原先躲在大人身后的跟屁虫,变成了亲自操办年货的户主,不知不觉已渡过了近四十个年关,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,但心里能明显感觉到现在过年氛围的清淡,春节越来越不像“春节”,过年的心情更是五味杂陈。


春节本是四季留下的一道缝隙,让一缕富含传统韵味的阳光透射在现代人的脸上,暂停脚步,休整心态,对上一年精彩历程的回眸和慨叹,它是社会的传统文化经过千百年的积累融合而形成的一个特定节日,一度成为中华民族每年亘古不变的重头戏,天之涯的乡思、地之角的苦盼、异之乡的翘首,让新年承载着传统与现代美意延年益寿的福祉,远行的脚步朝着家的方向款款归还,漂泊的行踪向着故土的崖口峰回路转,热泪滚烫了拥接的双手,喜泣抚慰了疲惫的心神,团聚的亲情点亮了彤红的家烛,终于,相逢的喜悦打开了馨香的家酿,在一杯米酒中绵绵共泯,在一条板凳上唠叨家常,在一个火炉前共叙别离、共享天下儿女情,全家绽放多少灿烂的笑容。即使儿女离家期间,母亲的头上多了几丝银发,父亲的腰身有点许驼弯,但家依然还是记忆中的样子,房屋虽然有了沧桑的态势,但亲人团聚的那份浓浓暖意却一如既往。


年味是什么?是人们在辞旧迎新的喜悦中畅想的那一缕簇新的希望,是迎来送往的欢愉中那一声温馨的祝福,或许是老人们眉宇间舒展的微笑,是小孩子笑靥中绽放的知足,是拿在手里舍不得吃的白面馒头,是香在碗里慢慢品味的鲜肉饺子……。我感觉小时候的春节更像一坛香醇的美酒,被中华儿女用心地装在了岁月的容器中,当撕下腊月的第一张日历,坛盖儿才被轻轻地掀开,微风将浓郁的酒香送到了天上人间,传统的年味儿也飘遍了大江南北的千家万户,喜悦和幸福写满了每一张微笑的面容……


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,电话拜年、短信贺岁、网上互动和旅游过节等一些新颖载体的出现,为现代年味儿注入了新的活力和情趣。当丰富的饮食生活成为每个普通家庭的常态,新年就不再占居人们更多的情感,慢慢淡化成一种继承祖辈传统、追忆民俗风情的民族符号。乡村孩提时代储存的对过年的诸多激情随之趋淡,一些城市小孩不再对鞭炮、烟花、水饺、压岁钱充满渴望,春节也不再成为多数人的期待,我们在感慨自己年龄又长了一岁、心事又多了一成的同时,也深刻体会到那种身心衰老与责任增大的思想纠结,所谓四十不惑,包含了更多对现实的通透,名利不再是我们追求的第一目标,心里更在意的是家庭和谐、父母健康、儿女成材。如今工作的繁忙,家务琐事的繁多让过年的意趣淡化了不少,找不到儿时板着指头等过年的那种渴盼的眼神,那种纯真朴实的年味只能在童年的记忆中追寻,泛起回味的涟漪,挥之不去,魂牵梦绕……许多儿时过年的场景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,在每个新年到来之际,都会在记忆的荧屏上再次放映,让我在回味中甄别着每年年味儿的不同。


春寒料峭,大街上到处挂满了大红灯笼和各种猴的饰品,商户们都在有意无意地渲染着美好的节日氛围,年是不请自来的熟客,不管你喜不喜欢,它都如期而至。哦!又要过年了,我却怎么也找不到儿时那种对过年的向往和企盼,“小孩盼年,过一年长一岁;成人怕过年,过一年少一春”,随着物资经济的繁荣和多元文化的出现,随着生活条件与交通状况的改善和通讯工具的普及,那种对家人的牵挂之心与思乡之情逐渐在脑海中淡化,诸如“小孩盼过年,大人盼插田”“小孩、小孩你别馋,过了腊八就是年”这类带有历史标记的谚语歌谣,大人小孩都不再热情哼唱了,只有在跌近年关的电视公益广告中才能听到,盼年的心情不再那么雀跃、亢奋了,拜年的气氛不再那么浓烈、热闹了。现代人的生活水平提高了,娱乐方式更加丰富多彩了,如今好吃的、好玩的、新衣服都没有人再稀罕了,平常日子里吃的比以前过年还要丰盛和富足,对过年自然就少了一份渴盼和期待,现在的洋节日越来越多的挤进了寻常百姓家,节过的太多了,那种古老传统的年味儿因此就冲淡了,春节的魅力也就渐渐消褪,那一种喧腾与热闹、希翼与激情,也就只能固守在记忆深处,成为一道泛黄的风景。


现在的生活条件提高了,过年的准备工作也简化了许多,政府不允许民间个人进行杀猪屠宰活动,豆腐、粉条等各种菜类都不需要提篮挑筐再去熬夜加工制作了,就连各种肉蛋饺子和年糕都能在超市里买到,更不用说各种衣服和鞋帽了,只需要用人民币就能换来各种各样的年货,杂七杂八的家务活少了,反而觉得节日里空荡了许多,过年好象是在例行公事、完成家庭任务似的,初一吃饺子看春晚重播,初二开始走亲访友,压岁钱水涨船高,变成了负担,失去了原来祈福去灾的本意;群发短信拜年,平均给每个人的情感又有多少?周而复始,感觉没有一点新意,缺少了那种喜庆感人、自然质朴的乡土气息,让人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惆怅与失落,特别是许多城市还禁止燃放烟花爆竹,各种社火表演与踏街活动一概取消,各单位也借反腐倡廉、勤俭节约之名把普通职工的节日福利待遇也省略了,以形式主义来伤害基层群众的利益,更是让众多一线劳动者黯然神伤。虽然已为人父,但儿时过年的纯真记忆犹然难忘,越是临近年关,那种追忆童年的心情越发强烈,特别是那种乡村古老质朴的年味,更能引起我们的深切怀念。站在岁月的风口浪尖,回味着儿时那些酸甜苦辣的往事足以让我感到温暖无比,望着淡淡逝去的年味,心里有些感慨有些惆怅,那些生活困苦但精神爽朗的回忆不断在心中回荡、经久不息!


过年的意义来自中国远古的神话,它是华夏民族敬神祭祖、尊老爱幼的思想寄托,是通过一系列传统礼仪支撑、对未来寄托希望的神圣节日,而现在很少有人再去继承那些民族精神,由于无法团聚的人越来越多,尊老爱幼也成了“隔空对话”,春节已成为国人食之无味、弃之可惜的“鸡肋”。春节淡化现象的确与物质的发展、城乡的转变和洋节的挤兑有关,但那些对过年仪式的弱化倾向更不可忽视,在节日面临物化侵蚀的今天,有人甚至连新春对联都不更换。春节作为仪式的集合体而言,形式也是内容,仪式给人的感觉是庄重的、繁琐的,但它象征着一种承诺、宣誓、庆祝、结束和启程,这些民族传统的礼拜仪式也是春节的灵魂,它是责任的唤醒,也是一种秩序的加固。所以,当春节的灵魂越来越缺乏依附载体的时候,节日的意义也就随之丧失。